去年秋天回台北的時候 , 有天中午去衡陽街閒逛 ,到一家書局買了一袋書,一路提回去。 我往中華商場那ㄧ帶走 ,臨出門告訴母親 ,一點以前一定回家吃飯 ,那時剛好十二點 。 到了中華商場 ,我從天橋下面過平交道 ,見平交道後面兩塊安全島裏種的小樹叢,修剪得十分整齊 。那種整齊有秩像幾何圖形的樣子 ,一下使我想到小時候坐火車 ,經過的ㄧ些小火車站 ,我因此就朝安全島走去 。西門町的中午 ,平交道前面等紅綠燈的人好多。可是只有我脫離人潮走向安全島 ,顯得有點突兀 ,然而 ,我反過來想到 ,台北反正都是自己人 ,怪一點也沒關係 。

  那裏果然很好 ,我在樹叢前面的石板上坐下,太陽很大 ,曬在頭上熱烘烘的 。回台北五天了 ,每天都陰陰的在下雨 ,我覺得身上已經發霉了 。 但是 ,台北人顯然不珍惜太陽 ,一個個拿眼睛很吃驚的看我 ,我覺得應該做點什麼才不會像個呆子似的,於是就把新買的書掏出來胡亂翻看 。一個穿西裝 ,看起來像退伍軍人的老人走到我前面 ,笑嘻嘻的問 : 「太陽這麼曬,妳怎麼坐在這裡 ? 」

就是因為這麼曬 ,所以坐在這裡呀 。但是 ,我只對他笑笑 。沒有回答。

「不要坐在這裡 ,來 ,到那裏 ,那裏陰點 。 」

他指著石牌下的陰影, 臉上笑得嘰嘰喳喳的 ,我衝著眼前的老人再笑笑,禮貌的搖搖頭 。他卻走到石牌下 ,坐在陰影裡 ,拍著他旁邊的空位 , 繼續笑嘰嘰的說 :「過來 ,坐在這裡 ,過來。」

我站起來 ,把書一本本裝回袋子裡 ,他看著我一逕說 :「妳過來 ,妳過來 。」

我經過他旁邊 ,聽他問 : 「妳餓不餓 ?一起去吃飯 。」這麼好心的人 ,我家就住在西門町 ,大概鷹當請他回家吃飯了 ,想到這裡,我猶豫起來 。

「 要一起去吃飯嗎 ? 走,走 。」他很快站起來 。我再向他搖搖頭 ,轉身跑過街 ,直跑到原來叫西瓜大王那邊的騎樓下才回頭  ,見他站在石牌前面朝我這邊望  。隔著流動的車河 。

回家後 ,我告訴母親 ,在那個像花園的安全島 ,遇見一個老人, 母親插嘴問我  ,「妳說妳坐在那裡曬太陽,啊 ,妳這個青番 ,人家以為妳頭壳壞去啦 !」

我繼續說完 ,母親又問 :「那個老人像什麼--------啊 ,老芋仔啦 ! 」母親忽然放聲笑出來。我也跟著笑 。

從紐約回台北那幾天 ,母親那天笑得最响 。   ( 2-13-1992 中國時報 人間副刊 )

 

後記 : 為了這個部落格,翻出零碎寫過的短文,沒有結集出書的。因為年代久遠,今日看來十分詫異,完全忘了有過這些事。是啊,我應該記得曾經喜歡過曬太陽。 (  12-22-2010 )

創作者介紹

小說自由談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ue L.
  • Nice to read your earlier work. Even nicer just being able to come visiting the blog every so often.
  • 版主回覆
  • Hi, Sue, I'm glad you like those old writings ,thank you.
    I just came back from Panama city a week ago.It was an interesting trip.
    I'd like to write something new (about the trip),but I'm still working on my
    novel now.
    S.E.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