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個有中國血統的白人,盧薇絲除了一頭又黑又直的長髮外,沒有一點像中國人,盧剛想不到中國祖先這麼厲害,竟在世界各地都留有後代,也説不定只因為他是中國人,所有跟中國有關的一切,就自然尋过來了。盧薇絲是時裝設計師,格倫則在一家冷氣機公司當技工,得老板賞識,給他一個乾股,原以為格倫因此會向盧薇絲求婚,沒有想到他口袋裡有了几個錢以後,竟開始吸毒,常常一連幾天不回家。格倫長得十分瀟洒,為人也厚道,卻這樣沒有出息,他和盧薇絲高中一畢業就同居了,現在看來結局並不好。盧剛為盧薇絲買了一杯酒,盧薇絲端起酒,説:「恭喜你畢業了,羅剛博士。」

羅剛喝下一口酒,低聲稱謝,「晚了半年畢業,感覺完全不一樣,我應當很高興,如果早半年畢業的話。」説到這裡,他坐直身子,很認真的唸:「羅剛博士,羅剛博士。 」

盧薇絲笑起來,「怎麼樣?感覺還是不壞呀。」

「不行!」羅剛猛然搖頭,握住酒杯的手微微發抖。「我的問題還沒有完呢,實在嚥不下這口氣。」如果上學期他的指導教授葛爾茲,能夠按照規定,至少在博士論文口試前十五分鐘,讓他知道可以使用幻燈,他就不至於在陳述論文時,連一張幻燈片的補助説明都沒有,让口試委員會認定他在這樣重大的事情上準備不週,而決定他的口試不能通過。使他當眾蒙羞不説,還錯失一個工作機會。葛爾茲是在臨口試前一分鐘才通知他的。葛爾茲為什麼要把他逼進那樣的死角裡?事後還反过來罵他論文不能通過,應當自己負責。葛爾茲難道一點責任也不用負嗎?

而天底下也就有這樣让人百口莫辨的事,分明是他被扼殺了,卻所有的道理都去了葛爾茲那边,葛爾茲是正確的,葛爾茲是權威,只有會拍他馬屁的學生才能出頭,楊華就是一個例子,楊華分明錯過申請畢業的手續截止日期,居然也可以在他自己的指導教授,和葛爾茲教授的包庇下,提早畢業。這個被無恥的學術政客把持的學府,半年來,一想到這群敗類的嘴臉,他就禁不住全身血脈憤張,心上抽痛著,每一根神經要爆裂似的顫抖起來。啊,葛爾茲那批人是一堵一堵的牆,他赤手空拳,就算在他們腳跟前粉身碎骨也無濟於事啊。羅剛斷續説着,額上青筋暴露,滿頭冒汗。

「那些已經過去了,看看你現在多好,有幾個人及得上你呀,將來還不知要有多好,有甚麼好氣的呢?」 盧薇絲手搭在他肩上揉着,「羅,太晚了,回去休息吧。」

「那妳呢?」羅剛強自鎮定下來,望着盧薇絲説:「妳還沒有告訴我,為什麼這麼晚了出來找我?格倫呢?」

「他已經一個星期沒有回家了,我以為,説不定你知道他去了那裡。」盧薇茲抽回手,哀怨的垂下眼皮。羅剛忽然脫口説:「告訴妳實話,格倫配不上妳。」

他把盧薇絲的手拉回來,在上面親了一下,站起來,「我送妳回去。」他已經決定好要怎麼愛盧薇絲了。從前,他只看到三個人的關係,但,那對他和盧薇絲是很不公平的。他和盧薇絲難道不是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還有甚麼比一個男人愛一個女人更天經地義的事?羅剛拉着盧薇絲來到街上,這裡距校圜只有一條街遠,雖然夜深,還是有三三兩兩的學生在街上閒盪,羅剛走在前面,兩眼在灯火瑩瑩的大街上搜尋着,他要攔一部計程車,卻一直也沒有碰上,他緊緊握住盧薇絲的手,越走越急,幾乎跑起來了,盧薇絲踉蹌的跟在後面,「盧薇絲,我要跟妳做愛,我要跟妳做愛。」羅剛對着黯淡的街的盡頭,暗啞的,卻像用盡平生力氣的説。

羅剛一大早就到物理系主任辦公室,等到十點多,系主任才到,裡頭另外有兩個等着求教的學生。羅剛覺得系主任一踏進辦公室就看見他了,雖然他們互相並沒有招呼,果然一進入裡面的辦公室,立刻傳出來系主任的聲音,「他來這裡甚麼事?他不是畢業了嗎?」那個年紀最大的女秘書回答:「葛爾茲教授讓他留在系裡面工作,已經兩個月了,薪水還沒有拿到。」

「他應該找葛爾茲教授。」系主任説。

「他説葛爾茲教授要他來找你,」女秘書笑。

羅剛氣得把手中一本科學雜誌,硬生生的折成一個小方塊。女秘書过來叫他進去。羅剛進去的時候,系主任彎腰站在辦公桌前面,正在抽屜裡找東西,頭沒有抬請他坐。羅剛坐下,等系主任也落坐,關緊抽屜説:「關於薪水的問題,你應該找葛爾茲教授,我不懂他為什麼要你找我。」

「葛爾茲教授説,只要系主任批示下去,我就能領到薪水。」

系主任兩手在桌上交握,托着下頷想了一會説;「這樣吧,你去找史密斯教授,不過,你還是需要葛爾茲教授給他一封信。」

史密斯教授就是楊華的指導教授,自己的指導教授推三阻四,別人的指導教授怎麼肯帮忙?明明拿他當皮球踢來踢去。

「你知道史密斯教授的辦公室在那裡吧?」系主任在催他走路了。羅剛不得不立刻把握機會的説:「上學期葛爾茲教授和史密斯教授聯合起來貶斥我的論文,」羅剛説到這裡,系主任打斷他,「你不是已經畢業了? 」

「我現在談的是,關於我最近申請的論文榮譽獎。他們對我的論文已經有偏見在先,榮譽獎的評審結果,一定會對我不利。」

「榮譽獎有審核小組,你有沒有找过尼克森教授?既然你認為葛爾茲教授和史密斯教授都對你有偏見,你也許願意找尼克森教授談談?」

「尼克森教授是不是主審?」羅剛問。

「沒有誰是主審!」系主任有點光火的説:「每個教授的意見平均起來,就是你的論文成績。因為你告訴我,兩個教授都對你的論文有偏見,所以我叫你另外找尼克森教授談。」

「聽説榮譽獎是內定的,系裡早就決定好了要發給誰。」羅剛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的打開天窗説亮話,他心裡認定了,只要一揭穿,那件正在進行的醜陋的事,就沒法繼續下去。
「聽誰説?」系主任嚴厲的看他,「我不知道外面有甚麼謠言,但是,得獎的論文將來要公開發表,能夠不公平嗎 ?」

羅剛忽然看出來,這樣談下去,不會有甚麼結果,於是謝一聲,退出來。回到他自己的辦公室,四個他帶領做實驗的學生正在等他。學期馬上結束了,辦公室裡一團糟似的亂哄哄,好不容易解決了學生的問題,立刻轉身去找史密斯教授,無論如何,總要試試看。

創作者介紹

小說自由談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