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早上,兒子和我對坐在長桌上看報,他忽然抬頭告訴我一段馬路消息: 「外面好多人在談十月二十八日那天,所有的好人都會升天,壞人留在地上繼續為非作歹,自相殘殺。」

我聽得好笑起來,「又是哪個宗教家的預言? 別人相不相信呢?

「有個傢伙,你平常看他絕對是無神論者,但是,他很認真的在到處傳播這個消息。」 兒子說。

「你自己呢? 你相不相信好人二十八日會升天? 」我順口問, 並不真想聽他的意見。因為,我如果相信,他就會不相信 ; 我不相信,他就會相信。 記得我十五歲那年,也曾經告訴過母親: 「妳認為哪一件衣服特別難看,把那一件買給我就對了。」兒子也正在反叛期,處處不忘跟我作對

 

前幾日開車去紐約,車行至四十二街前面一個出口,那一帯總是被幾個彪形大漢把持,等著強行作擦窗服務。 我覺得非常受騷擾,尤其身上沒有零錢支付服務費的時候,會把人急得焦頭爛額。後來,我生出一套無言抗議的方法,那就是注意紅燈亮的時刻,老遠在平交道前停車,等那些昂藏的黑臉大漢,拎一塊濕答答的髒破海綿走近時,再鬆開剎車讓車子向前滑行。總之,盡量跟前車保持一段滑動的空間,那些人就沒法在停車的瞬間,把大半個身子撲到車上強行擦窗。這個辦法使我避開過幾次惡質的擦窗服務。

 

那一日兒子坐在旁邊看到了,竟忿忿不平的叫: ! 妳如果停下車讓他擦窗,會有什麼損失嗎? 那些可憐人並沒有規定要收取多少服務費用,妳只要憑高興給他一個銅板兩個銅板,為什麼妳一點機會都不給窮人?

! 我也大叫一聲,被他個毛頭小子扣這麼大帽子! 氣死我了, 那些大漢那麼好打發嗎? 你這麼好的意見,為什麼不去說給紐約市政府聽? 你知不知道市政府已經通過強行擦窗是違法的 ?

兒子充耳不聞, 只大聲說: 他們有擦窗的自由! 當然 妳也有拒絕的自由! 但是妳剛才整個的表現是,妳否定了別人擦窗的自由!

聽他這樣口口聲聲自由自由,我當然知道他的弦外之音,只好佯裝說: 自由是有限度的,個人的自由不能侵犯別人的自由…… 等等大道裡。 當然 ,什麼道理也嚇不倒一個青少年。

好人升天 ? 這種話真是滑頭! 」兒子這時放下報紙,「 誰敢說他自己是清純好人? 所以根本沒有人會升天。」

「是啊, 我們都要留在地上受苦。」 我也放下報紙。 兒子難得溫順的衝我笑笑,我補上一句: 「你以後少給我一點氣受。」     ( 10-10-1992 紐約 新亞時報 新亞副刊 )

 

創作者介紹

小說自由談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唯唯
  • 来看了!很好看:))
    以后会常来。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