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過的第一部奧黛莉赫本的電影是 (戰爭與和平),在小時候。 十五年前 ,一個春天的中午, 我在紐約梅迪遜大道九十六街的街角 ,看見男主角米爾法拉 跟他的妻子, 一個看起來很普通的歐洲女人 。他那時跟奧黛莉赫本已經離婚多年, 赫本改嫁一個義大利的心理醫生,不久又離婚了。  這幾年報上斷續有她的消息,赫本致力於救濟蘇丹難民的工作徹底失敗了, 蘇丹境內因為政府軍跟叛軍不停作戰, 每次救濟物資一運到 ,立刻被兩方軍隊劫走, 真正需要接濟的災民,從來沒有受惠過。 這件工作,赫本大概已經放棄了, 現在則贊助一個兒童基金。

前幾天報載紐約梅西百貨公司的花展, 邀請他們的榮譽主席奧黛莉赫本出席 ,星期天中午一點, 我準時到達, 要親眼看看一代佳人的風采。 九樓的會場已經站滿了人, 多半是五十左右的中年男女 ,個個衣冠楚楚 ,把會場妝點得更好看。前面臨時搭出來的講台上 ,正在報告赫本等一下出來的路線。 麥克風裡重複播送 [ Moon River ] 的音樂, 氣氛非常好, 我也心熱起來 ,發誓絕不白跑這一趟 ,非要看到赫本不可, 於是見縫就鑽 ,直鑽到最前面去。

赫本已經站在台上, 距我十二呎遠的地方, 隔著一塊花圃 。她微笑著接受一些人拍照, 一時間好像不知道從何說起, 會場裡鴉雀無聲。 我跨過兩把綁緞帶的紅木圓椅, 擠到第一線上, 再踩向一個裝花的木架,開始按相機。 從來不知道我的傻瓜相機拍起照來會那麼响,背後有人拉我的衣角, 也有人小聲噓我, 我一回頭 ,大概看出我是東方影迷, 也就慷慨的放了。 赫本已經婉轉的開口: [ 我可以看到你們每一個人 ] 還是第凡內早餐、 羅馬假期裡面的嗓音 。我從木架上下來, 赫本正在說: [ 梅西的人員打電話給我, 說我在這裡有一個Dream Room , ] 她的頭髮緊挽在腦後, 托出整個臉龐,跟電影裡一樣清新,當然很老了, 但還是同樣輪郭, 非常優雅, 非常美, 穿淺咖啡洋裝 ,長袖高領, 低腰下 抽折的蓋膝短裙 [ 我心目裡的Dream Room ,是一個可以聽音樂  看電視的地方 ,也就是一個Family Room ,一個Family Room  裡面 ,自然有很多小孩。 只要有小孩在, 就表示 上帝沒有把人類放棄掉。 ] 赫本簡短的說完 ,下台走了。 人群也忽然散去 ,我旁邊一個女人, 如夢方醒的叫一聲: [ 赫本 ! ] 追向赫本消失的方向。  不知道結果有沒有追上? 追上又怎樣呢 ?人生裡面 多半的東西 ,都會一去不復返。   ( 12-20-92 中國時報 人間副刊)

後記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 這篇短文發表後 不到半年,奧黛莉赫本就因大腸癌病逝。 我當時在洛杉磯,看到洛杉磯時報關於她的報導, 才知道她是猶太人。 我生平從未追星過,那是第一次,至今感到值得。 12-28-2001

創作者介紹

小說自由談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