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五年, 馮驥才與張賢亮從中國大陸來紐約 ,有一天被安排參觀當時的華僑日報。影劇版編輯葉培莉負責帶領兩位作家去哥倫比亞大學,那天中午作曲系主任周文中請吃飯。葉拉我做陪, 因此有幸認識兩位作家, 在那天之前 ,我並不知道兩位的大名, 雖然他們在大陸文壇上,各有成就。

初見他們 ,是在華僑日報那個很大的編輯部裡, 因為近午人多吵雜, 張賢亮好像在那種哄哄的人聲裡被淹沒了, 但是馮驥才人高馬大, 中國人裡難得一見的體型 ,實在特別 。而且一經介紹, 立刻過來滔滔說話的神氣,套一句北方話,那是讓人覺得非常(近便)

我們很快到樓下叫車, 馮驥才被幾個人圍著,問長問短的老是走不開, 剛好計程車來了, 葉急得團團轉 ,張賢亮隔得老遠的告訴馮驥才要上車先走, 我們不知所措的跟著上車, 車子 快要出巷子時, 見馮驥才一人在路邊攔到計程車, 總算鬆一口氣 。車子 上高速公路後, 回頭見不到應該跟上來的計程車 葉忽然大叫:[  糟糕 他沒有地址! ] 我因為沒有任務在身, 完全不同心情 ,當時只覺荒唐好笑。 張賢亮在前座說 :[ 不要擔心 ,大馮一定會找到 ,他知道我們要去哥倫比亞大學。 ]

[ 可是司機一定會把他送到百老匯大道那個正門耶, 我們約好的地點是在另一條街的側門。 ] 葉急得快要哭出來了, 張賢亮又叫她放心, 說他自己出門在外, 完全靠馮驥才帶路, 從來不會掉。 [ 他又沒有來過紐約。 ] 葉低聲嘆氣。 我們好不容易找到作曲系所在的大樓 ,三個人曲曲折折被帶到系主任辦公室。 多了我這個陪客, [ 掉了一個主客。]葉一路呻吟: [  這麼難找 ,馮驥才找不到我們了。] 周文中先生帶我們到另一棟大樓 ,不知第幾層高的哥大教職員餐廳 。葉又哎一聲, [ 這下子馮驥才更找不到我們了。] 餐廳很大 ,玻璃窗外是哥大校園裡的樹梢, 和紐約十一月的晴空。 主菜吃一半時, 猛一抬頭, 我和葉幾乎同時叫出來,[ 啊, 馮驥才來了 ! ]

馮驥才神清氣閒的在我們對面落坐, 說他的確找了一會 。大家既驚訝又服氣

 飯後聊天, 兩位作家聽說我也寫作, 第二天立刻在僑報收到贈書 ,一本(馮驥才小說選) 一本張賢亮的(男人的一半是女人) 我很珍惜。 馮驥才的書上有他的自畫像, 十分傳神。 當時猜想是作家業餘的愛好。 O年,卻在一份台灣的雜誌上看到 馮驥才正在閉門作畫的消息, 不久意外接到他寄來幾張畫卡 他的畫竟很有韻味。

今年收到(馮驥才繪畫精選) 的小本日曆 看到他 ( 筆耕十年, 累累三百萬言。)之外的成績, 真心覺得 ,在那ㄧ片 我至今沒有去過的大地, 有這麼一個人在那裡真好。 將來如果有機會見面, 也希望如他所說 [看起來還是這個樣子。]   ( 2-29-1992  紐約 新亞時報 新亞副刊 )

創作者介紹

小說自由談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