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見意青在十多年前,在法拉盛的希爾頓旅館所附屬的餐廳.,那時候我在編自由時報紐約版的副刊,偶爾有作者來訪,多半約在那裏,那裏餐廳安靜。意青拖著她母親一起出現,看來滿羞澀,大概是她生平第一次跟編輯見面。後來的幾年,我們因編輯跟作者的關係交往。

她在副刊的初戀徵文裡得到第二名,那時的第一名已經不知下落,早知如此,說什麼也要給意青第一名,一篇文章真不能論成敗呀。她第一次去我家為我彈奏李斯特的『悲嘆』,我很喜歡她的琴聲,後來我把這段寫入『無法超越的浪漫裡』,我相信她一定跟我靈犀相通,因為她也喜歡那個長篇。我記得她剛看完『上帝是我們的主宰』曾告訴我,水雲一出場是拉大提琴的,很棒!真是音樂人的見地,那樣的真心話,我喜歡。

我不再編副刊後,我們還是來往著,她從維珍尼亞州到紐約,會來家裡找我。還記得她手裡的冰淇淋被我的小狗舔去一大口,我們只好一起看小狗興高采烈把剩下的冰淇淋吃掉。那之後有兩年,我們失去聯絡,有一天,我忽然找出她的電話撥過去,我知道她在教琴,電話一定不會變的,可是電話卻一直打不通。後來才知道她那時已經搬回台灣了,我卻非常迷網,不知跟她為什麼失去聯絡?天真的認為是因為她不喜歡『台北尋夢的女人』那本書,因為她說那個女主角很恰。

三個月後,我要搬家了,意外收到她寄來『琴鍵上的教養課』,我真是高興啊。尤其,知道她的書本本暢銷,真是為她高興。她的書,其實跟她清秀佳人的型像一般,,樸素清爽又慧黠,你要燒一壺咖啡在窗前捧讀,細細的慢慢的。意青內向,卻是大太陽下含苞的向日葵,你絕對可以期待她綻放。

創作者介紹

小說自由談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