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密斯正在開會,「會議甚麼時候結束?」羅剛問。「大概要一兩個鐘頭。」秘書要他留下電話。过兩個鐘頭就是午飯時間,羅剛心裡略一盤算,轉身進電梯,下一層樓去找尼克森教授。這一年來,為了準備畢業,被教授老爺們踢來踢去,他早應該習以為常,做小人物就是這樣,所以説一定要出人頭地,一定要做那個發號施令的人,從小,他不斷告誡自己,一定要力爭上游,將來才不必仰人鼻息,人家告訴你要這麼做,你就這麼做;要那麼做,你就那麼做。

就像他的父母親一樣,唯唯諾諾的做一輩子機器人。如果也要他那樣过一輩子,他寧可不要活。但是,出頭的機會在那裡?上面有大群人坐勢把持,難道一定要像楊華一樣,練就一套吹拍的能事?一定要有下三濫下九流的小人行徑,才能平步青雲嗎?不對,在某一個地方,一定有某一種方法,可以把這個虛偽的社會,糾正得更適合善良人居住……。

尼克森教授有一張白白淡淡的長方臉,淡無表情的聴完羅剛的自我介紹,從抽屜裡拿出一本資料,翻看一會,説:「唔,你是葛爾茲教授的學生,好,我會跟葛爾茲教授談。」

「但是,我來找你的目的,是希望你直接認識我,不必透過葛爾茲教授,」羅剛努力的解釋,如何因為他的論文結論跟葛爾茲教授所期望的不同,而受到一再刁難,譬如不让它在科學期刊上發表,阻礙他上學期及時畢業等等。辦公室裡雖然有很足夠的冷氣,羅剛還是説得一頭汗水,説完怔忡的等待回答,尼克森教授靜靜的聽完,臉上微變色的説:「榮譽獎還在接受申請的階段,這幾天不斷有學生的論文送進來,我只能告訴你,每個學生的機會是一樣的。」

「如果審核小組裡的成員,都經過葛爾茲教授的介紹來评審我的论文,你們會一來就對我存有偏見,那樣對我很不公平。」

「你憂慮得太多了。」尼克森教授合上資料本站起來,「如果你不信任這個科學獎的評審工作,那麼,不论你得獎或不得獎,都沒有意義。」説完,逕自走出辦公室,羅剛心上一楞,也跟着出去,到了走廊上,看到尼克森教授正好進入電梯。羅剛從另一個電梯下樓,穿過校園裡的小路,爬上石階進入餐廳,他忽然覺得非常饑餓,想要大吃一頓。

羅剛在餐廳裡走一圈,端着滿滿一盤食物去付帳,排在他後面一個學生,忽然在他肩上拍一下,「嗨,羅剛,恭喜你畢業了。」他們一起找餐桌坐下。那個學生繼續説:「你運氣不錯,這時候畢業一定有工作,尼克森教授才批准一個大學部建築系的學生,到物理實驗室當工讀生,連本科都不是。」

「是嗎?」羅剛瞪大眼睛,簡直沒法相信他聴到的話,「沒有任何人告訴我,工作的問題應該找尼克森,我才從他那裡來,也才見过系主任談我的工作問題,沒有任何人告訴我……」

「他們要你找誰?」

「學校裡一批官僚!指導教授叫我找系主任,系主任叫我找指導教授。」

羅剛匆匆吃完,回科學大樓,辦公室裡只剩下一個女秘書在吃三明治,羅剛打電話到實驗室找葛爾茲教授,接線的人回説不在,又撥一通電話探探史密斯教授是不是開完會,秘書回説開完會離開了。「他媽的。」羅剛忍不住粗話脫口。女秘書在他背後説:「你找葛爾茲教授嗎?他今天很忙,連着兩堂期末考,你可能找不到他。」

「我忘了他今天有期末考。」羅剛兩手支頭,面對桌子发呆。剛才尼克森教授説,如果不信任評審,得獎或不得獎都沒有意義。話裡的意思當然是,如果不信任評審,不要參選就是。多麼尖酸刻薄,虧他説得出口!奔來奔去了一個早上,得到的不過是教授們的白眼,和譏言肖和更深的隔閡。想想真是不寒而慄。

創作者介紹

小說自由談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