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2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星期天早上,兒子和我對坐在長桌上看報,他忽然抬頭告訴我一段馬路消息: 「外面好多人在談十月二十八日那天,所有的好人都會升天,壞人留在地上繼續為非作歹,自相殘殺。」

我聽得好笑起來,「又是哪個宗教家的預言? 別人相不相信呢?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N從巴黎回來,我們約好了去Russian Tea Room 吃午飯。紐約的餐館之多,據說一個人如果每天吃三家餐館,要經過十五年才吃得完。這麼多選擇,N卻非要去這家貴得離譜,菜又很平常的蘇聯茶館吃飯,我也沒辦法。所謂茶館,只是以它名聞遐邇的蘇聯茶做號召,而那茶,不過是一壺普通的茶附帶一小罐果醬,由你自己一匙一匙加進杯裡,如此而已。N在電話裡聽出我的不情不願,一再說明這次是她請客。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看過的第一部奧黛莉赫本的電影是 (戰爭與和平),在小時候。 十五年前 ,一個春天的中午, 我在紐約梅迪遜大道九十六街的街角 ,看見男主角米爾法拉 跟他的妻子, 一個看起來很普通的歐洲女人 。他那時跟奧黛莉赫本已經離婚多年, 赫本改嫁一個義大利的心理醫生,不久又離婚了。  這幾年報上斷續有她的消息,赫本致力於救濟蘇丹難民的工作徹底失敗了, 蘇丹境內因為政府軍跟叛軍不停作戰, 每次救濟物資一運到 ,立刻被兩方軍隊劫走, 真正需要接濟的災民,從來沒有受惠過。 這件工作,赫本大概已經放棄了, 現在則贊助一個兒童基金。

前幾天報載紐約梅西百貨公司的花展, 邀請他們的榮譽主席奧黛莉赫本出席 ,星期天中午一點, 我準時到達, 要親眼看看一代佳人的風采。 九樓的會場已經站滿了人, 多半是五十左右的中年男女 ,個個衣冠楚楚 ,把會場妝點得更好看。前面臨時搭出來的講台上 ,正在報告赫本等一下出來的路線。 麥克風裡重複播送 [ Moon River ] 的音樂, 氣氛非常好, 我也心熱起來 ,發誓絕不白跑這一趟 ,非要看到赫本不可, 於是見縫就鑽 ,直鑽到最前面去。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八五年, 馮驥才與張賢亮從中國大陸來紐約 ,有一天被安排參觀當時的華僑日報。影劇版編輯葉培莉負責帶領兩位作家去哥倫比亞大學,那天中午作曲系主任周文中請吃飯。葉拉我做陪, 因此有幸認識兩位作家, 在那天之前 ,我並不知道兩位的大名, 雖然他們在大陸文壇上,各有成就。

初見他們 ,是在華僑日報那個很大的編輯部裡, 因為近午人多吵雜, 張賢亮好像在那種哄哄的人聲裡被淹沒了, 但是馮驥才人高馬大, 中國人裡難得一見的體型 ,實在特別 。而且一經介紹, 立刻過來滔滔說話的神氣,套一句北方話,那是讓人覺得非常(近便)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去年秋天回台北的時候 , 有天中午去衡陽街閒逛 ,到一家書局買了一袋書,一路提回去。 我往中華商場那ㄧ帶走 ,臨出門告訴母親 ,一點以前一定回家吃飯 ,那時剛好十二點 。 到了中華商場 ,我從天橋下面過平交道 ,見平交道後面兩塊安全島裏種的小樹叢,修剪得十分整齊 。那種整齊有秩像幾何圖形的樣子 ,一下使我想到小時候坐火車 ,經過的ㄧ些小火車站 ,我因此就朝安全島走去 。西門町的中午 ,平交道前面等紅綠燈的人好多。可是只有我脫離人潮走向安全島 ,顯得有點突兀 ,然而 ,我反過來想到 ,台北反正都是自己人 ,怪一點也沒關係 。

  那裏果然很好 ,我在樹叢前面的石板上坐下,太陽很大 ,曬在頭上熱烘烘的 。回台北五天了 ,每天都陰陰的在下雨 ,我覺得身上已經發霉了 。 但是 ,台北人顯然不珍惜太陽 ,一個個拿眼睛很吃驚的看我 ,我覺得應該做點什麼才不會像個呆子似的,於是就把新買的書掏出來胡亂翻看 。一個穿西裝 ,看起來像退伍軍人的老人走到我前面 ,笑嘻嘻的問 : 「太陽這麼曬,妳怎麼坐在這裡 ? 」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每年的情人節都要參加N的生日宴 過生日的是N的先生 紐約的地主 ,今年六十歲 非常瀟灑  。如果他的生日不剛好在二月二十四日情人節,猜想N一定沒有興趣這樣隆重慶祝 N是一流的女主人 ,她請客的規矩是,不論在哪裡吃飯,一定先到她家裡喝香檳吃點心,N的小點心精美無比, 一道道小小的烘餅裡盛著不同的內容,鮮蝦、魚子醬,各式燻魚,由操法語穿滾花編制服的俏女僕托出來,讓人很難拒絕。半個鐘頭後,再浩浩蕩蕩去餐館,送上來的還是四道菜的大餐,不包括最後一道甜點。被她請過的客人都知道,吃完後會撐得爬回去。

這次吃飯的地點在第五大道五十五街 ,一家有五十年歷史的老法國餐廳,我們大夥人被安排在樓下的套房, 裡面有小酒吧和一張特大的長桌, 男主人右邊坐的是巴勒維時代, 伊朗駐聯合國大使的小太太( 不知是第幾任 ),大使是巴勒維的表親, 這天晚上坐在女主人N的右邊。大使的太太來自德國, 比大使年輕約二十五歲,個子修長,長髮中分後在兩邊鬆鬆夾住,很像三O 年代的女明星, 前幾年偶而才在N的宴會裡出現, 因為聽說他們家裡沒有傭人照顧小孩。他們夫妻有兩個女兒。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初次見意青在十多年前,在法拉盛的希爾頓旅館所附屬的餐廳.,那時候我在編自由時報紐約版的副刊,偶爾有作者來訪,多半約在那裏,那裏餐廳安靜。意青拖著她母親一起出現,看來滿羞澀,大概是她生平第一次跟編輯見面。後來的幾年,我們因編輯跟作者的關係交往。

她在副刊的初戀徵文裡得到第二名,那時的第一名已經不知下落,早知如此,說什麼也要給意青第一名,一篇文章真不能論成敗呀。她第一次去我家為我彈奏李斯特的『悲嘆』,我很喜歡她的琴聲,後來我把這段寫入『無法超越的浪漫裡』,我相信她一定跟我靈犀相通,因為她也喜歡那個長篇。我記得她剛看完『上帝是我們的主宰』曾告訴我,水雲一出場是拉大提琴的,很棒!真是音樂人的見地,那樣的真心話,我喜歡。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書滿厚 , 有 250 頁 , 我原來想要跳著看 , 可是才看到第三篇寫(房子) , 就拿起筆認真讀起來.
不過我想先講最好玩的一篇 , (憋尿事件) ,十三四歲兄弟兩人因為擅字畫 , 從城裡被公社幹部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到辦公室裡坐一會,讓心情平伏下來,接著打了几個公務上的電話,一個女生進來找他,讨论她計劃要寫的論文,這個女生他已經注意很久,她經常在他眼前出現,憑直覺,羅剛知道那女生喜歡他,只是,她在他心境最差的時間出現,而且,見面的地點也始終不對。羅剛因此從未對她動念,這時卻興起的找一個空隙邀她:「我們另外找個地方談。」女生笑笑,沒有表示意見,羅剛放下手上的工作站起來,「走。」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在傍晚時分回到漆黑的公寓裡,灯也沒有開的往床上一躺,心裡想着明天要去銀行再提一筆錢出來,匯回北京家裡。沒有想到放洋留學金榜題名後,提供给他父母親的,將是哭天呼地的喪子之痛,想到這裡,他的心不由得一片一片的碎成粉末了,到底,他最難捨的還是他逐漸老邁的雙親。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然而,做為一個誠實的科學研究者,如何能夠違背自己的研究結論?可是一— 如果當初可以預先看到,他這一生的關鍵人竟是葛爾茲,為了防護他自己,他肯不肯去奉承葛爾茲?常常理論是一回事,實際行動起來又是一回事。也許每個人的一生,因為受個性支配,都在重覆同樣的錯誤,他並沒有從早期的經驗裡學到甚麼,雖然是刻骨銘心的經驗。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科學榮譽獎,只有兩千五百元的獎金,錢的誘惑並不大,雖然,有比沒有好。主要還是榮譽,但,真正要緊的是,他的论文如果得獎,就可以説明上學期他论文沒有通過而不能畢業,完全是冤枉的,是葛爾茲濫權的結果。甚麼冤屈都可以忍受,但是,否定他的論文,等於否定他的血汗,也就否定了他生存的意義,他的论文有沒有得獎,實在關係有沒有平反的機會,他才二十八歲,怎麼可以這樣含冤莫白的过一輩子?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史密斯正在開會,「會議甚麼時候結束?」羅剛問。「大概要一兩個鐘頭。」秘書要他留下電話。过兩個鐘頭就是午飯時間,羅剛心裡略一盤算,轉身進電梯,下一層樓去找尼克森教授。這一年來,為了準備畢業,被教授老爺們踢來踢去,他早應該習以為常,做小人物就是這樣,所以説一定要出人頭地,一定要做那個發號施令的人,從小,他不斷告誡自己,一定要力爭上游,將來才不必仰人鼻息,人家告訴你要這麼做,你就這麼做;要那麼做,你就那麼做。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又是一個有中國血統的白人,盧薇絲除了一頭又黑又直的長髮外,沒有一點像中國人,盧剛想不到中國祖先這麼厲害,竟在世界各地都留有後代,也説不定只因為他是中國人,所有跟中國有關的一切,就自然尋过來了。盧薇絲是時裝設計師,格倫則在一家冷氣機公司當技工,得老板賞識,給他一個乾股,原以為格倫因此會向盧薇絲求婚,沒有想到他口袋裡有了几個錢以後,竟開始吸毒,常常一連幾天不回家。格倫長得十分瀟洒,為人也厚道,卻這樣沒有出息,他和盧薇絲高中一畢業就同居了,現在看來結局並不好。盧剛為盧薇絲買了一杯酒,盧薇絲端起酒,説:「恭喜你畢業了,羅剛博士。」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辛西亞説,順百老匯大道往下走三條街,有一家南美餐館還不錯,羅剛沒有意見。辛西亞説的餐館小得可笑,大概只有十張不到的桌子,雖然九點了,已經過了晚飯時間, 還是滿坐,侍者像變魔術似的,給他們另外拼出一張小桌子。辛西亞很得意的看羅剛一眼,大概這就是她喜歡這裡的原因。這家餐館氣氛的確不錯,一屋子西班牙語系的人,看他們兩個外人的眼光十分友善,羅剛很欣賞拉丁民族的胸無城府,但是,他們的沒有責任,他在學校裡也領教過不只一次。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関於 <羅剛殺人>
去年( 1991年 )11月1日,美國愛荷華大學發生大陸留學生殺人致六死一傷的慘案,震驚世界。新聞事件平息後小説家登場,藉此題材演為故事,從個人性格因素,美國社會,教育問題,乃至大陸留美學生的普遍困境,多方探討悲劇造成因素,以紀實,虛構間的張力,提供讀者更深的省思。----------編者---------- (1992年9月18日 台灣 中國時報 人間副刊)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