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地圖上看,保加利亞在羅馬尼亞、希臘、土耳其之間。我們已經買好從紐約去保加利亞首都蘇菲亞的機票。從蘇菲亞隨時可以去它鄰近的三個國家。只是,去羅馬尼亞需要簽證,太麻煩。如果臨時要去土耳其,買機票有困難的話,也只好作罷。那麼,至少還有一個再去不厭的希臘。 

這一切考慮,只因為保加利亞曾經是共產國家,又沒有觀光業,必不好玩。之所以要去,是因為被一位猶太裔友人托比不停遊說,她的保加利亞男友急需賺外快。我們可以付三百美元,在她的男友米肉家裡住四天。米肉燒一日三餐,並負責開車帶我們玩。住米肉家裡,吃他燒的一日三餐,立刻被我否決掉。其它倒可以談。然而,外子和我出於好奇,竟同時堅定起,去一個不好玩的地方玩的決心。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場地設在哥倫比亞大學對面West End  餐館的宴會廳,時間訂在十一月十三日晚上七時。五十位賓客各執香檳,三三兩兩的在大廳等候。主客是九九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得主孟德爾教授,他被通知七點半到達。外子和我是這次餐會的主人,已經跟每位賓客約好,在孟德爾教授進場的時候,大家要一起鼓掌,以示慶賀。

 West End 有悠久的歷史, 它既是酒吧又是餐館,裡面黝暗,宴會廳卻燈火通明,映照舖著三張雪白餐布的長桌、兩張圓桌,桌上鮮花和賓客姓名卡一一就序,沿牆一邊酒吧,站著穿白制服的酒保,酒可以隨意喝。另一邊長台上是晚餐的食物,包括雞、蝦、義大利通心粉、麵條、蔬果、糕點。來賓中除幾位親友,都是跟先生有業務往來的商家,另外孟德爾教授請來一位中國來的研究生,和哥大經濟系一位女助理(韓裔被德國家庭收養),除此,沒有任何學界人士,可說別開生面。外子在宴會中安排一個贈筆禮,由派克筆公司派員贈送金筆給孟德爾教授,將是宴會的高潮。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星期天早上,兒子和我對坐在長桌上看報,他忽然抬頭告訴我一段馬路消息: 「外面好多人在談十月二十八日那天,所有的好人都會升天,壞人留在地上繼續為非作歹,自相殘殺。」

我聽得好笑起來,「又是哪個宗教家的預言? 別人相不相信呢?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N從巴黎回來,我們約好了去Russian Tea Room 吃午飯。紐約的餐館之多,據說一個人如果每天吃三家餐館,要經過十五年才吃得完。這麼多選擇,N卻非要去這家貴得離譜,菜又很平常的蘇聯茶館吃飯,我也沒辦法。所謂茶館,只是以它名聞遐邇的蘇聯茶做號召,而那茶,不過是一壺普通的茶附帶一小罐果醬,由你自己一匙一匙加進杯裡,如此而已。N在電話裡聽出我的不情不願,一再說明這次是她請客。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看過的第一部奧黛莉赫本的電影是 (戰爭與和平),在小時候。 十五年前 ,一個春天的中午, 我在紐約梅迪遜大道九十六街的街角 ,看見男主角米爾法拉 跟他的妻子, 一個看起來很普通的歐洲女人 。他那時跟奧黛莉赫本已經離婚多年, 赫本改嫁一個義大利的心理醫生,不久又離婚了。  這幾年報上斷續有她的消息,赫本致力於救濟蘇丹難民的工作徹底失敗了, 蘇丹境內因為政府軍跟叛軍不停作戰, 每次救濟物資一運到 ,立刻被兩方軍隊劫走, 真正需要接濟的災民,從來沒有受惠過。 這件工作,赫本大概已經放棄了, 現在則贊助一個兒童基金。

前幾天報載紐約梅西百貨公司的花展, 邀請他們的榮譽主席奧黛莉赫本出席 ,星期天中午一點, 我準時到達, 要親眼看看一代佳人的風采。 九樓的會場已經站滿了人, 多半是五十左右的中年男女 ,個個衣冠楚楚 ,把會場妝點得更好看。前面臨時搭出來的講台上 ,正在報告赫本等一下出來的路線。 麥克風裡重複播送 [ Moon River ] 的音樂, 氣氛非常好, 我也心熱起來 ,發誓絕不白跑這一趟 ,非要看到赫本不可, 於是見縫就鑽 ,直鑽到最前面去。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八五年, 馮驥才與張賢亮從中國大陸來紐約 ,有一天被安排參觀當時的華僑日報。影劇版編輯葉培莉負責帶領兩位作家去哥倫比亞大學,那天中午作曲系主任周文中請吃飯。葉拉我做陪, 因此有幸認識兩位作家, 在那天之前 ,我並不知道兩位的大名, 雖然他們在大陸文壇上,各有成就。

初見他們 ,是在華僑日報那個很大的編輯部裡, 因為近午人多吵雜, 張賢亮好像在那種哄哄的人聲裡被淹沒了, 但是馮驥才人高馬大, 中國人裡難得一見的體型 ,實在特別 。而且一經介紹, 立刻過來滔滔說話的神氣,套一句北方話,那是讓人覺得非常(近便)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去年秋天回台北的時候 , 有天中午去衡陽街閒逛 ,到一家書局買了一袋書,一路提回去。 我往中華商場那ㄧ帶走 ,臨出門告訴母親 ,一點以前一定回家吃飯 ,那時剛好十二點 。 到了中華商場 ,我從天橋下面過平交道 ,見平交道後面兩塊安全島裏種的小樹叢,修剪得十分整齊 。那種整齊有秩像幾何圖形的樣子 ,一下使我想到小時候坐火車 ,經過的ㄧ些小火車站 ,我因此就朝安全島走去 。西門町的中午 ,平交道前面等紅綠燈的人好多。可是只有我脫離人潮走向安全島 ,顯得有點突兀 ,然而 ,我反過來想到 ,台北反正都是自己人 ,怪一點也沒關係 。

  那裏果然很好 ,我在樹叢前面的石板上坐下,太陽很大 ,曬在頭上熱烘烘的 。回台北五天了 ,每天都陰陰的在下雨 ,我覺得身上已經發霉了 。 但是 ,台北人顯然不珍惜太陽 ,一個個拿眼睛很吃驚的看我 ,我覺得應該做點什麼才不會像個呆子似的,於是就把新買的書掏出來胡亂翻看 。一個穿西裝 ,看起來像退伍軍人的老人走到我前面 ,笑嘻嘻的問 : 「太陽這麼曬,妳怎麼坐在這裡 ? 」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每年的情人節都要參加N的生日宴 過生日的是N的先生 紐約的地主 ,今年六十歲 非常瀟灑  。如果他的生日不剛好在二月二十四日情人節,猜想N一定沒有興趣這樣隆重慶祝 N是一流的女主人 ,她請客的規矩是,不論在哪裡吃飯,一定先到她家裡喝香檳吃點心,N的小點心精美無比, 一道道小小的烘餅裡盛著不同的內容,鮮蝦、魚子醬,各式燻魚,由操法語穿滾花編制服的俏女僕托出來,讓人很難拒絕。半個鐘頭後,再浩浩蕩蕩去餐館,送上來的還是四道菜的大餐,不包括最後一道甜點。被她請過的客人都知道,吃完後會撐得爬回去。

這次吃飯的地點在第五大道五十五街 ,一家有五十年歷史的老法國餐廳,我們大夥人被安排在樓下的套房, 裡面有小酒吧和一張特大的長桌, 男主人右邊坐的是巴勒維時代, 伊朗駐聯合國大使的小太太( 不知是第幾任 ),大使是巴勒維的表親, 這天晚上坐在女主人N的右邊。大使的太太來自德國, 比大使年輕約二十五歲,個子修長,長髮中分後在兩邊鬆鬆夾住,很像三O 年代的女明星, 前幾年偶而才在N的宴會裡出現, 因為聽說他們家裡沒有傭人照顧小孩。他們夫妻有兩個女兒。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初次見意青在十多年前,在法拉盛的希爾頓旅館所附屬的餐廳.,那時候我在編自由時報紐約版的副刊,偶爾有作者來訪,多半約在那裏,那裏餐廳安靜。意青拖著她母親一起出現,看來滿羞澀,大概是她生平第一次跟編輯見面。後來的幾年,我們因編輯跟作者的關係交往。

她在副刊的初戀徵文裡得到第二名,那時的第一名已經不知下落,早知如此,說什麼也要給意青第一名,一篇文章真不能論成敗呀。她第一次去我家為我彈奏李斯特的『悲嘆』,我很喜歡她的琴聲,後來我把這段寫入『無法超越的浪漫裡』,我相信她一定跟我靈犀相通,因為她也喜歡那個長篇。我記得她剛看完『上帝是我們的主宰』曾告訴我,水雲一出場是拉大提琴的,很棒!真是音樂人的見地,那樣的真心話,我喜歡。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書滿厚 , 有 250 頁 , 我原來想要跳著看 , 可是才看到第三篇寫(房子) , 就拿起筆認真讀起來.
不過我想先講最好玩的一篇 , (憋尿事件) ,十三四歲兄弟兩人因為擅字畫 , 從城裡被公社幹部

chens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